目前日期文章:20111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術士與狗_小圖 

應我姊的要求,畫了她的牛角麵包術士讓她當桌布

上面這張是一小塊截圖>////<♥

 

 

術士與狗_全圖  

全圖是長這樣~

狗:我要吃牛角麵包~~

我:我也要吃~~

我姊:.................(青筋)

 

 

 

 

花小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腹黑女神  

 

如果你向她許願,賜予你全天下最美的女人

你將會獲得一個全天下最美,但,是整型完成的生化美人。

 

然後你永遠不會知道。

 

如果你向她許願,賜予你大筆大筆的財富

你將會獲得全天所有的鈔票,不,正確來說,是全天下所有的偽鈔。

 

然後直到你吃牢飯的那一刻你才會知道。

 

如果你向她許願,長命百歲,永垂不朽

如同那些榮登各大書榜吸血鬼故事千歲傳奇的那些傢伙般的生命力

你將會如願,然後!!!

你將成為比任何一個超能瞎掰鬼扯的作者筆下還要厲害,絕對大勝先祖吸血鬼年歲的---

 

植.物.人!!!

 

不,這已經不是區區植物了,是神木人!!

 

然後動也不能動的躺上一萬年,而且怎樣都死不掉哦!如何,很棒吧?啾咪♥

 

 

各位甜心,各位寶貝,快向腹黑女神許個願吧A▽A

 

 

 

花小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若是某天醒來,發現他的鼻孔不但盛滿了水,還養了兩隻生鮮活跳的石鱗鯰魚正在對他說嗨歐…他一點都不會感到意外。

阿爾伍哼的一聲噴掉鼻孔裡的帕子,委屈地縮在牆角自閉。
好心沒好報…這幾天照顧她的人是他,把她撿回來的人也是他。

那日料理完弱得和木樁沒兩樣的笨蛋教徒後,他跟著暴風城士兵們四處掃盪那些突來的元素。一個小巷拐彎,他發現了倒在房舍旁的艾絲,而她的身旁還有個小孩,欸?這不是蓓蓓嗎?

「豹豹!嗚哇……」蓓蓓一見到他便撲了上去,抱著他的腳放聲大哭。

阿爾伍探了探艾絲的鼻息,呼…好險還有呼吸…

安撫蓓蓓後,他背起艾絲,回到了聖光大教堂。整起事件差不多是平定了,沿路上,他從人們口中,聽到了一些由前方傳回的戰況。

「你聽說了嗎?花園區的事。」一個居民和他旁邊的友人談起。

「有呀,那裡超怪的。」對方答道。

花園區…?那裡好像是他撿到艾絲的區域。

阿爾伍將艾絲安置在病床上,由教堂的牧師們接手照顧。他繼續側耳聽著那些居民們的談話。

「聽說士兵們到達那裡時,只看到滿地的殘骸和手觸碎塊。」開啟話題的居民滿臉疑惑,「那些東西叫什麼來著…?元素怪?隨便它們叫什麼,總之它們看起來好像原本就死了。」

「也許是召喚沒成功的失誤吧。」和他對談的另一個居民聳了聳肩,「但相較於其他區滿滿的妖怪,這真是個怪異的狀況…」兩個交談的居民走入了教堂,向著迴廊另一端的病房漸漸遠去。

回到艾絲床畔,阿爾伍站在一旁看著牧師們用聖光治療她。不知為何,牧師們皺著眉頭看著艾絲那道深入掌骨的傷口,不斷彼此竊竊私語。

阿爾伍湊近一看,哇哦!這個手是摸到了大便嗎!?
上面糊糊綠綠的是啥鬼東西啊…

艾絲手掌汨著綠褐色膿汁,整個掌心腫脹成原先的兩倍。阿爾伍暗暗發誓,在牧師們還沒把她的手醫好之前,絕.不.讓.她.摸.到.他!

「欸…還在生氣哦?」

阿爾伍的背冷不防地被拍了一下,將他拍回現實,一轉頭便見到艾絲笑迎迎地蹲在他身後,用包著繃帶的手扶著他的肩。牧師們應該已經把她手上的“大便”給醫好了吧?阿爾伍狐疑地瞄著艾絲的手。

「都可以灌溉我的鼻孔了,看來體力好很多了嘛。」他委屈地捌過頭,再哼了一聲。

「我也不是故意的,只是你睡在我的腳上,壓得我的腳都麻了…」艾絲無奈地表示,然後攤攤手。

「妳可以叫醒我啊……」

「你叫的醒嗎…?」這次換艾絲斜眼看他了。阿爾伍面牆,可憐地自閉…

外面似乎很熱鬧,群眾的嬉鬧聲凝集在教堂外的廣場,變得格外引人耳目。艾絲幾乎可以從病房半掩的窗口,清楚聽見外頭街道上的嬉鬧聲和歌聲,「他們在做什麼呀?」她好奇地指著窗外問。

「他們正在辦慶祝會呀,哦…對哦,妳還不知道…」阿爾伍回答。

原來,在艾絲昏睡的這幾天當中,瓦里安陛下曾來過,阿爾伍已將長老囑託的事情完整上呈給陛下,而陛下也允諾會加強暴風城的內政與防護。

雖然國王陛下的愛子-安度因.烏瑞恩王子已在他身邊,國王陛下也比他們上次看到時要來的冷靜許多。但…當他靠近瓦里安陛下的時候,還是忍不住戰戰兢兢地偷偷看四周可移動式的家具…

想起被國王所扔的怪力書櫃砸中的滋味…

阿爾伍心底的陰影怎麼樣也散不去啊…

「國王陛下宣佈要辦個接連著幾天的盛大歡慶會。」阿爾伍用食指搓了搓鼻子,繼續接道,「為了慶祝暴風城這幾個月來,受到那些白痴教徒騷擾的陰霾一掃而空,還有獎勵協助暴風城擊退那些元素怪的英雄。」

「英雄?」艾絲想起了那個死騎,渥杰霍克…

「對呀。」阿爾伍斜眼看著艾絲,「就是妳啊。」雖然他是不怎麼相信啦…

「我!?」艾絲吃驚地答道,聲音的分貝提高了不少。怎麼會是我呢??應該…應該是那位死亡騎士呀!怎麼…會是…我呢??

「其實我也不覺得妳有那個能耐啦…」阿爾伍抓了抓耳朵瞄了艾絲一眼。如果妳真那麼厲害,怎麼還會被打成這樣…

「但是安東上尉是這樣說的囉,他說妳孤身一人衝進了花園區,拯救了那些百姓。」阿爾伍站起身,伸了個懶腰,「好啦~既然妳都醒了,就把自己打理一下吧,盛大的宴會上,可是會有不少好吃的東西呢!」他對艾絲作出一個想起美食的貪吃笑臉。有好吃的東西,鼻孔的事我就先暫時原諒妳吧,哼!

 

 

艾絲一見到安東上尉便向他打聽那些教徒們後來的下落,從上尉口中得知,那個看管倉庫的瘋子-華特,在進攻暴風城的時候遭到士兵們擊斃,而他們的領導人-賽倫德拉則被活逮,他們還有許多事還需要留著她審問。

至於哈娜亞與她的朋友們,還有他們的家人…
那些家人被教徒們蠱惑的人們,後來怎樣了呢?這是艾絲非常關心的事。
而她也從上尉那兒得到了完整的答案。

在教徒們被擊潰、計劃敗露後,暴風城的軍隊找到了他們的根據地,帶回了他們。剛開始他們的情緒極度不穩定,也頑強抵抗,但隨著被聖光圍繞的日子漸久,他們漸漸找回了當初的習性,部份已能回到自己的家中與家人團聚。這樣的結果令艾絲大為寬心。

空氣中彌漫著葡萄酒、乳酪的香味,艾絲微笑地站在歡慶的人群當中,雙手捧著一杯熱情居民遞給她的葡萄酒,小口啜飲著。

悠揚的琴聲包圍著眾人,樂手們吹奏著短笛陶醉地搖擺身軀,周圍的人們為彼此打拍子,歡愉的氣氛在人與人之間傳播。眾人們大聲唱著歌謠、熱情喧鬧,身著花俏衣飾的舞者在噴泉旁跳著舞,一邊伸手接住噴泉的水向四周潑灑,逗得周遭看熱鬧的人樂不可支。花裙隨著舞步搖曳,肩上的披肩飾帶隨著旋轉地舞者擺動,舞得霎是好看。

不遠處聚集了一些孩子,正等待著從大人的手中接過櫻桃餡餅、松果麵包,而阿爾伍則在一旁涎著臉,直盯著他們手中的食物瞧。

「上尉領我去見過陛下了。」艾絲對著嘴中塞滿麵包,還不斷狂咬蛋糕的阿爾伍說。

「他說很感謝我們的幫忙,要我們多留幾日,畢竟來往卡林多與東部王國的勇氣號也被那兩個奇怪的人打沉了…」其實艾絲知道這只是國王陛下希望他們留下來接受款待的藉口,畢竟傳送魔法是這麼地方便。陛下盛情如此,於是她頷首微笑表示感謝,也不拆穿他。

「嗯嗯…唔呣…嗯…」阿爾伍忙著咀嚼口中的食物,隨意搭理艾絲。

在瓦里安陛下讚揚她英勇護民的行為當時,艾絲羞紅了臉。
她開口,想告訴陛下真相,話到嘴邊卻收了回去。

該怎麼說呢…她不知道…

是,是他解救了我,解救了人民,是他,是那位死亡騎士。

他擁有可怕的武力與邪能,以絕對的姿態,瞬間橫掃眼前的敵人,如同狂風掃落葉般地將與之敵對者吹的魄散魂飛。

然後他砍傷了我的手……走了……

她多想告訴國王保衛眾人的是他,而不是她,但…她卻無法解釋她手上的傷口為何染著溫疫,一個元素怪身上不可能帶有的瘟疫。他們會不會因此畏懼他,一個似乎沒有所謂的友方、立場矛盾的…能力強大者…

艾絲垂著頭,望著她依舊繞滿繃帶的手,回想那晚在花園區發生的事…

為什麼…為什麼不留下來?如此之大的功勞應當由他來領受,她願意為她手上的傷口裝傻,若是他願意留下…

可他卻離去……沒有留下任何蹤跡……

沒有人提過他……也沒有人見過他……

手中的傷口還會隱隱作痛,似乎還沒有完全癒合。離開教堂前,牧師們怯怯地問了她手上傷口的來源,而她只是淡淡地說,她不記得了…

阿爾伍又去拿了新的蛋糕和甜餅,這已經是他第三次來回艾絲倚坐的樹下。

「你是無底洞嗎…」艾絲拿著手中的酒杯,無言地看著他。

「姊姊!豹豹!」

蓓蓓給正在狼吞虎嚥的阿爾伍一個飛撲,撞的他一個踉蹌,差點被蛋糕給活活噎死。阿爾伍青著臉,滿眼血絲抽搐地回頭,看向對他施展「謀殺飛撲」的元兇。蓓蓓咯咯笑著,艾絲將手中的酒放在一旁,給了她一個擁抱。

「妳也跑來湊熱鬧呀。」艾絲捏了捏她粉嫩如蜜桃的臉蛋。

「媽咪說她看見你們坐在這邊,所以她要我來找你們。」蓓蓓撒驕地靠在艾絲的手臂旁,「姊姊身體好點了嗎?」她輕搔著艾絲手上的繃帶,眨了眨圓眼注視著艾絲。

「我好多囉。」艾絲笑著摸摸蓓蓓的頭。真是個令人感到窩心的孩子。

「豹豹對姊姊很好哦,這幾天姊姊還在睡覺的時候,豹豹看起來很擔心。」她躲在艾絲身後偷看阿爾伍,「不過豹豹背姊姊回來的時候,說姊姊比熊怪還重。」

艾絲睜大了眼,紅著臉不知道該羞還是該怒。

(很重是吧…)她捏拳。

「喂,不是熊怪,我說的是巨魔好嗎!…等等,不是啦!」阿爾伍慌忙抓了一把蛋糕塞進蓓蓓的嘴裡,「吃蛋糕哦~吃蛋糕哦~」嘴裡唸著乖,然後胡亂拍拍她的頭。要是得罪了艾絲,為了鼻孔好,這幾天他最好都別睡覺…

沒多久,哈娜亞親自來到了兩人身旁,邀請他們稍晚狂歡暫歇後,來家中作客。
艾絲笑著答應,目送牽著蓓蓓的哈娜亞離開。

入夜。

艾絲和阿爾伍在他們的家中見到了她的丈夫,他是個和善的好人。
坐在壁爐旁,他抽著煙斗和蓓蓓聊天、聽蓓蓓說著阿爾伍和艾絲的故事。

「真高興他已經回到正常的軌道上。」艾絲臉上滿溢著笑。

「是呀,剛開始時還有點困難,不過現在全都回復正常了。」哈娜亞用毛巾擦著手中的盤子,露出少見的微笑。在艾絲的印象中,她一直都是憂心忡忡的臉色,能看到她露出笑容,艾絲內心感到欣慰無比。

「真的很感謝你們,我們都以為…將要永遠失去他們了,我們的親人…」哈娜亞放下盤子,緊緊握住艾絲的手,誠摯地看著她,「我…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來表達我的感激…」她語氣哽咽,笑臉上有著幾滴喜極而泣的淚。

艾絲伸手輕擦哈娜亞眼角的淚水,拍拍她的肩,兩個女人心情放鬆地聊著天,笑聲繚繞在被柴火映地光亮的廚房,照耀著兩顆溫暖的心。

阿爾伍和艾絲就這樣在暴風城渡過了數天,和歡慶平和的居民們一起享受這仿若節慶的歡愉氣氛,哈娜亞與她的朋友們也不斷來訪,爭相邀請兩人接受他們的熱情款待。雖然後來陛下因政務繁忙,無暇再撥空接見,但他還是令人為他們兩人準備了非常舒適的客房,讓他們在勇氣號重造的這幾天,可以安逸地居住在王宮中。

在離開暴風城的前一個晚上,艾絲與阿爾伍站在哈娜亞的家門口,向她道別。
準備隔天一早搭乘重新建造的勇氣號返家。

「若是還有機會來到此地,一定要來找我們哦。」哈娜亞語氣有些不捨地對艾絲說道。

「豹豹不要走…」蓓蓓哭喪著臉,死抓著變成豹的阿爾伍尾巴。

而豹寫了一臉無奈。

「我們還會再來找你們玩的呀。」艾絲蹲下身,摸摸蓓蓓的頭,「下次若是要再來拜訪,一定會帶著豹豹的,好嗎?」她笑了笑。

(下次來這孩子變成幾公斤了…這是我最在乎的問題…)阿爾伍心中暗想。

離開了哈娜亞的家,他們向她和她的朋友告別…
艾絲沒有想過的是,他們揮手微笑對她說的再見,竟然是再也無法相見……

惡夢總是在黑夜中來臨,偷襲那些睡得正香甜酣沉,毫無防備的人們。

牠伴隨著天崩地裂的搖晃突破地表,撕裂大地降下災厄。震耳欲聾的怒吼,強襲每一個擁有聽覺的生物,人們摀緊了耳朵,惶恐無助地跪下。倏地,牠向東飛行,從卡林多將肆虐的陣腳轉向東部王國。

盤旋地巨大黑影挾持著火炎,用沾滿岩漿的邪惡腳爪踏碎寧靜而美麗的城邦,驚破所有人的美夢。牠足以遮雲蔽日的雙翼夾帶著惡火,穿梭在飽受驚嚇的尖叫聲中。急速振翅,拔地而起,碩大而駭人的雙翼點燃所有靠近牠的一切,龍翼重揮,焚風四散。

悲慘地哭嚎聲此起彼落,烈火焚燒著受牠摧殘之物,散發出濃濃刺鼻的焦臭,所有來不及閃避的一切都被火舌吞噬,房子,馬車,就連四處逃難的人們都不例外…牠俯衝直下,液態般的火炎以暴雨降臨之勢撲天蓋地而來,凡所經之處皆融蝕成煙塵焦炭。

倖存的生還者訴說他們所看到的一切…

龍,一隻眼中充滿熾烈怒火的巨龍…

發誓要用憎恨與毀滅來回報這個牠曾只差一步便可統御的世界。

而這一次將不再有人可以阻止他。

他回來了…

死亡之翼-奈薩里奧。






花小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