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艾絲姊姊耶! 姊姊來看我們了!!」站在門口的小獸人男童高聲大喊。

「姊姊!?是艾絲姊姊嗎?」其他孩子們紛紛丟下手邊的玩具和食物,一窩蜂的衝向門口,就為了爭先一睹他們心中最崇拜的獵人姊姊。

 

這群可愛地孩子們用小手簇擁著這位德萊尼女性,前拉後推地把她送進了孤兒院。艾絲看著這些天真稚氣的笑臉,心中升起一陣紮實的溫暖感。這裡是當她一有空,必定會來看顧的地方,撒塔斯-陰鬱城的孤兒之家。

 

「這一次間隔很久哦,工作上還順利嗎?」監護者妮可給了艾絲一個溫柔的微笑。

「聖光保佑,一切都順利平安。」艾絲笑嘻嘻地親吻離她最近地一個孤兒的臉,一邊回答妮可。哦! 她實在是太想念這些孩子了。

 

「艾絲姊姊~ 妳超久沒來看我們了呢! 妳還記得妳答應過要講故事給我們聽嗎?」小獸人尼茲在她旁邊充滿活力地跳著且滿懷期望地看著她,深怕艾絲會反悔。

「我當然記得呀~ 怎麼可能會忘記呢?尼茲的通用語說的越來越好了呢!」艾絲摸摸他的頭回答道。

 

「艾絲姊姊~ 為什麼妳的武器會發光?」

好奇地孤兒們開始偷偷戳起艾絲背後的那把巨大的弓。

「這是附魔,等你們長大之後也可以為自己的武器附魔哦! 它將會專屬於你。」艾絲將弓從背後取下,好讓孩子們就近看個清楚,此舉引起了一陣歡呼。

 

「小心點~」監護者妮可叮嚀那群扒著艾絲的弓不放的孩子們,「別把人家姊姊的東西弄壞了啊。」,她略微擔心,最後還是決定站在旁邊盯著孩子們,以免他們玩的太忘我,不小心讓艾絲的武器受到折損。

艾絲看著孩子們在研究她的弓時,臉上多樣的表情與笑容,她覺得自己像是可以同步感受到他們的朝氣與活力。這裡沒有種族、陣營之分,孩子們無邪地笑容洗滌著她的心靈…在這混亂與複雜、不時有戰事發生的年代,這裡就像一塊淨土,能使艾絲暫時忘卻過於殘酷的世界。

 

開心的時候,總感覺時間過的特別快,午後時光在轉眼之間過去。艾絲摟著孩子們共進晚餐,沉浸在熱烈嬉鬧的氣氛中。

晚餐結束,艾絲與孩子們在前廳鬧哄哄地玩了好一陣子,妮可看看天色,差不多該是就寢時間了。於是她雙手高舉,拍擊出掌聲吸引大家注意。

 

「孩子們~ 也差不多該是睡覺時間囉! 大家快回寢室就位,乖的話我就請艾絲姊姊講睡前故事給你們聽。」妮可大聲宣佈。此話奏效,鬼靈精般的孩子們轟然解散,通通跑回寢室。

「這招看起來超好用,我真該好好學習一下」艾絲睜大了眼睛佩服地看著妮可。

 

 

「劫持風暴要塞的血精靈-凱爾撒斯對我們窮追不捨,迫不得已我們只好讓艾克索達使出空間跳躍…但是因方才的纏鬥,空間跳躍引擎的狀況受損非常嚴重,以致於艾克索達往臨近的星球墜落。」

孩子們環繞著艾絲坐下,神采奕奕地聽著艾絲所說的故事。

「那個星球是不是叫作艾澤拉斯?」孩子們咧著嘴笑,爭著搶答。

「賓果! 就是我現在長待的那個星球。」艾絲給了他們一個表揚性十足的微笑。

 

「後來呢? 後來呢?」孩子們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故事的發展。

艾絲輕笑著接受他們熱切眼神的洗禮,繼續說下去…

 

「在艾克索達墜毀之際大部份的德萊尼藉由逃生艙逃離了艾克索達,但很不幸地,由於事情發生過於倉促,還是有許多逃生艙失事在藍謎島的安曼谷…而我就是生還者的其中一員。」回想到這段過去,艾絲的眼中閃過一絲感傷。

 

帕依蒂將頭枕在艾絲的腿上,讓她撫摸她的犄角與頭髮,費奇納依賴地靠在艾絲的肩膀上,尼茲則趴在地上用手撐著臉,張著天真地大眼睛看著艾絲。艾絲半斜著身子,倚靠在孩子們的床邊。

 

「艾絲姊姊,那…搭著逃生艙逃出艾克索達的德萊尼砸在安曼谷時,不就像上回我摔倒那樣吃了滿嘴的土嗎?」尼茲咯咯咯的笑著。

「是呀~ 當我把犄角從土裡拔出來時,嘴裡可是含著大約你上次吃的四倍量的土呢!」艾絲的回答逗的孩子們哄堂大笑,有些孩子甚至馬上開始表演起摔倒並吃土的動作與表情。

 

「好啦,故事講到一段落囉! 你們也該上床睡覺了。」艾絲輕捏尼茲的臉一下。

「不要嘛~~ 我們還想聽!」

「姊姊… 拜託嘛…」

一聽到故事時間結束,孩子們馬上哀聲四起,各個使出原地打滾的耍賴絕技。

「如果你們乖的話,明天早上我會再講故事給你們聽哦!」看我現學現賣,嘿嘿…艾絲心裡賊笑著。

 

雖然不情願,但聽見艾絲的故事承諾,孩子們半推半就地妥協了,在和艾絲道過晚安後,紛紛爬回自己的床上就寢,艾絲逐一親吻他們的額頭,熄燈後離開了房間。

 

走出孩子們的房間回到前廳,只見妮可朝艾絲快步走來。

「艾絲~我還正打算進房間找你呢!」妮可語氣略帶急促。

「噓── 小聲點,孩子們才剛睡呢!」艾絲對妮可做出噤聲的手勢。

「你的族人似乎有重要的事找你…」妮可一邊說著目光一邊示意性地望向孤兒之家的門口一男一女兩位德萊尼。

 

「彌卡!?海伊娜??你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艾絲感到非常驚訝,畢竟她可是好久不曾有過假期,這次能放假都要歸功於與巫妖王漫漫長地抗戰結束,暫時解除一級警報的空檔。但…看到同是『預言者』費倫隨侍護衛的彌卡和海伊娜出現在此地…

 

(怎麼…有一種不妙的預感…啊…)艾絲心中暗想。

「是這樣的…『預言者』費倫有令,特派我們來召回休假中的…呃…你…」

彌卡露出一臉其實我也很無奈的表情,來回應艾絲的疑問。顯然地…也知道艾絲有多久沒休假了。

「發生什麼大事了嗎?」艾絲輕皺眉頭,如果真的必須被召回,那她可以愜意待在這兒的時光…和剛才與孩子們說故事的約定不就通通…

「我個人是覺得…不是什麼很重要的事啦…」海伊娜一邊打著哈欠一邊玩弄著掌心的小雪花。

 

「可是『預言者』很堅持…所以我們只好三更半夜,特地跑來這帶妳囉~」彌卡說完這句話後,尷尬地摸了摸著犄角,與海伊娜非常有默契地在同一刻用“我們也是受害者”的眼神望向艾絲。

(我的假才放了半天耶…!)艾絲感到一陣晴天霹靂。

「『預言者』的話不可違,所以妳還是認命跟我們回艾克索達吧…」海伊娜說完話便劃開魔法陣開始施法,唸起傳送門的咒語。

「我也懂你的感受,但…沒辦法囉,哈。」彌卡用厚實的手掌拍拍艾絲。

趁艾絲還沒來的及回神,彌卡和海伊娜一起身手俐落地將艾絲抬起,迅速地將她丟入傳送門,彌卡轉身給呆站在三人身後,一臉不知所措的妮可一個尷尬的笑。關門。

 

 

三人經由傳送門回到紫光籠罩、靈氣繚繞的艾克索達。艾克索達過去是德萊尼逃離外域時所搭乘的飛行器,墜落於艾澤拉斯後被德萊尼改造並延用其名,現為德萊尼於艾澤拉斯的新生首都。

 

「搭拉── 歡迎回到艾克索達~」彌卡搭配著自製音效,跳著雀步引領其餘兩人往『預言者』的方向走去。

「唉…」艾絲頹然垂首,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心中暗暗想著自己一定有不小心點到任勞任怨的天賦,不然怎麼會這麼好商量呢…

「任務已經完成了,回報『預言者』後應該就可以無事睡覺了吧…」海伊娜打了一個超誇張的哈欠來宣示她的睡眠不足。

 

三人邊走邊聊穿過守衛群來到了『預言者』費倫跟前…

艾絲弓身敬禮,抬起頭望著費倫充滿疑惑地說:「您找我?」

 

「我下午做了一個夢……」

 

費倫雙手在空中做出一個充滿戲劇張力、誇張地畫圓動作,然後慢條斯理地說出他的驚世名言。在場眾德萊尼無不冒出一身冷汗,為接下來費倫所要說的話緊張不已。大家不是害怕預言所警示的災難,而是…好吧!其實大家已經開始有一點點懷疑…費倫開口,本身就伴隨著災難。回顧之前每當他說完這句話之後的結果…

 

上一次…

艾克索達船艙裡,飛行中──

「我剛才做了一個夢……」費倫接著說:「我夢見…我們墜機了…」

大約十分鐘後…艾克索達船身故障,墜毀在艾澤拉斯的藍謎島。

再上一次…

「我今早做了一個夢……」費倫接著說:「我夢見…嗯…爆炸?」

大約半小時之後德萊尼們深愛的德拉諾星球發生了毀滅性的大爆炸,完好的部份只剩下一小塊,落魄的飄在原址。

再上一次…

庫爾的太空船內,逃亡中──

「我昨天作了一個夢…」費倫接著說:「我夢見…好像有什麼東西沒電了…」

大約一個小時之後,名叫庫爾的那魯生命進入虛無期,太空船墜毀於德拉諾星球,變成一座波瀾壯闊的水晶山。

 

再上一次…眾人顫抖著回想……

 

雖然事件的本身不是預言所造成的,而費倫的預言也不是沒有過為眾人化險為宜的案例,但比例上來說,災難性的預言還是大幅度地勝出。眾人不敢再回想,只能在心底暗暗將預言歸類為危險的能力,尤其當這份能力生在一個保守估計有兩萬五千歲,想開口便開口,完全不管後果的糟老頭身上,其力著實不可小覷。然而…另外讓大家最猜不透的是,在這麼有“威力”的預言之下,為什麼那個預言的人總能安然無恙…

 

「我夢見…」費倫緩緩吐出他一慣性地開頭。

眾德萊尼此刻全都緊張兮兮的看著他們的長老-費倫。

「有大~~災難要來臨了…」費倫用很認真眼神環視他的子民,一邊說道。

「大…大、大災難!?」艾絲受到驚嚇地看著費倫。

「長、長老!你…你是說真的嗎!?」彌卡強裝一臉鎮定,吞了吞口水。

「嗯……頗為認真」

費倫拈了拈他的鬍子與臉上的觸鬚悠然地繼續說道:「所以…艾絲!」

費倫忽然加重的音量讓艾絲嚇的有一瞬間跳離地表。「我、我…我在!」艾絲結結巴巴的應答。

 

「我將在此派予你一項非常重要的任務…非常非常地重要。」

費倫的眼神散發著不容質疑的氣勢。

「是…是什麼呢?」艾絲緊張地收緊了拳,心臟急速跳動。

「你………」費倫沉吟。

眾人全都伸長耳朵屏住呼吸,等待費倫接下來要說的話。

「往東走。」費倫冒出一句令大家完全摸不著頭緒的話。

「往…往東!?」艾絲為這個沒頭沒腦的任務指示,感到錯愕不已。

「然後往北,再往南,就這樣。」費倫的眼神依舊認真。

「啊?就這樣?」艾絲不可置信的睜大了眼。

「嗯,就這樣。」費倫說完這些便欲轉身離去,卻又像是想到了什麼般,忽地回頭,用一種難以解析的複雜神情看著艾絲,「祝妳旅途愉快。」

 

 

她可以為她所見發誓,長老複雜地神情中絕對有成份是帶著憐憫的笑意,這不禁讓艾絲打了個寒顫。折騰了一整夜,艾絲獨自踏上了莫名奇妙的“往東”之路。

「真是有夠不付責任的…唉…」她垂著頭為自己接下來這段漫無目的的旅程興嘆,「至少派彌卡或海伊娜跟我同行有個聊天的伴呀…」

 

是的,她是擁有「誅王勇者」的稱號沒錯,但那也只是因為身為費倫的隨侍,在政治立場上被派予追隨大領主投身戰役,巫妖王阿薩斯敗亡後,被人們同等地冠予這個稱號,而她只是眾多勇士中的一名,小小的一名…

她真的不懂,為什麼長老要指定她這個有點本事,卻稱不上是頂尖人物的獵人,而且還是個正在放假中的獵人…出這種沒有目的、沒有目標,但是聽起來前景相當可怕的差。

 

出發前,她也曾一再試圖尋問費倫更多關於預言的資訊,但她得到的都是「聖光會指引你的道路」和「不是所有徘徊的人,都是失去方向的」這種模稜兩可的答案。

 

往東…應該是指卡林多大陸吧?

她站在岸邊,等待著來回瓦拉船台與長橋碼頭兩岸的伊露恩祝福號。

要到那裡才能開始往北?然後往南又要去那呢?艾絲越想越迷網…

噹!噹!噹!── 伊露恩祝福號響著靠岸鐘來到碼頭邊。

上船。她隨意找尋了一個可以坐的地方,再度陷入了沉思,並回想著費倫最驚人的預言…

 

「大災難要來臨了…」艾絲喃喃自語。「但…到底是什麼樣的災難呢?」

難道是…天譴軍團!?他們噁心的瘟疫和腐化的心靈莫非還有殘存的黨羽?又或是…我們的舊敵燃燒軍團!?艾絲被自己心中的揣測嚇的心中一涼,隨即轉念告訴自己,那些可憎惡魔們還有不死生物陰險的計謀已被視破,並都得到了應有的制裁。

 

「但是大災難到底跟往東、往北、往南有什麼關係啊…」艾絲無耐又無解地看著海平面,任由海風吹亂她及肩的銀色長髮,最後將目光停留在漸漸清晰的長橋碼頭。

 

靠岸。艾絲跳下船,漫不經心的走在碼頭上,腦袋專心地想著下一步的東行該怎麼走。忽然間!一股拉扯的力量自她左邊的犄角傳來,思考入了神的她,冷不防地被這突如其來之力拉的一個踉蹌。

 

「啊啊啊!!───」艾絲尖叫著從碼頭跌入了海中,她慌亂地在海水中踢著腳,浮出水面。一隻手持釣竿的肇事梟獸尷尬地張大了嘴,呆坐在碼頭岸上錯愕地看著她。

 

轉眼,梟獸變為一頭海獅,迅速躍入水中游向艾絲,「把手搭在我身上!」艾絲聽話地照做,很快地兩人游回到了岸邊。上岸後艾絲不斷地咳嗽,試圖把剛才嗆入肺中的海水給咳出來。

 

「咳!咳!咳!嘔噁──」艾絲蹲在岸邊嘔出幾口海水,拍著胸口喘氣。

剛才的海獅這時變回了人形形態,原來是一名男性夜精靈德魯依。

 

犄角上亂七八糟地纏著一坨釣魚線的艾絲此時看起來極為狼狽,她不但全身溼透,還不停地滴著水,一隻黑口魚夾在她鎖甲背後的縫隙,死命地用尾鰭拍打她的後腦勺,想擺脫牠卡點地命運。艾絲滴著滿臉的水哀怨地看著那名夜精靈德魯依,他也滴著滿臉的水尷尬地回看著她,黑口魚還在努力…兩人相視無語,場面氣氛微妙。

 

「噗哈哈──」最後,夜精靈德魯依再也憋笑不住,狂笑一陣後說道:「跟我來。」

 

 

柴火堆旁,艾絲用夜精靈德魯依提供的披巾裹著身子,紅著臉羞愧地把頭縮進披巾裡,一則是為自己倒楣的遭遇而懊惱,一則為自己的糗事感到丟臉不已。

 

「抱歉,害得妳被釣魚線纏住摔進水裡。」德魯依歉笑著對艾絲說。他撥弄柴火,維持它的旺盛。起身,在離火堆較遠的地方,背向艾絲將自己身上的皮甲脫下,甩了甩水,在下身圍上披巾,並且將他的皮甲放置在距火堆剛好的距離烘乾。再次打理過自己滴著水地深藍色長髮後,他回到火堆旁。

 

看著他赤裸著,露出精瘦的上身,艾絲的臉更紅了。她別過臉,將頭深埋進披巾裡。

 

「我叫阿爾伍.風息」整頓好,德魯依微笑地向艾絲介紹自己,「妳呢?」

「我…叫艾絲。」其實艾絲一點也不想留下自己的名字,反之,她倒是很想在衣服烘乾後迅速著裝,狂奔逃離現場,向著東方衝去。

 

阿爾伍似乎從艾絲尷尬的表情中讀出了她的心事,他指了指艾絲犄角上纏的死死的釣魚線說:「我知道妳很想跑走,但走之前還是把那個弄掉吧,那種東西掛在頭上當裝飾品很丟臉的。」

 

被阿爾伍一語戳中心事的艾絲,又急又羞,「我…我、只是有一點想跑走,沒有真的很想…」,隨即驚覺自己說溜了嘴,立即改口,「我才沒有想跑走!」

 

阿爾伍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拿起他的匕首靠近艾絲,開始為她清除角上的釣魚線,畢竟他也算是罪魁禍首,一點道義上的責任是需要的。

「你走路一定沒看路,我還是真第一次碰上被釣魚線纏住的路人這種事呢!」阿爾伍將幾條打了死結的釣魚線抽離艾絲的角,「有心事困擾著妳?」

 

「我平常很精明的!才不會像剛才那樣…」艾絲背向阿爾伍,他赤裸的上身令她害羞的很不自在,但並沒有忘記為自己平反。

「好吧,剛才我的確是在想事情…想的入神了沒注意到…」她隨即又紅著臉承認,因為的確是自己的疏忽,才讓兩人都成了現在這樣溼答答地落湯雞狀態。

 

「我們的長老…昨天發佈了一則預言…」

對於同是聯盟的種族,應該沒有隱瞞的必要吧,於是艾絲將費倫的預言告訴阿爾伍。但她略過了往東往北往南這段…因為這實在是太荒謬了,連她自己本身都不想認真看待,於是她只告訴阿爾伍關於大災難的這一段。阿爾伍聽完後,沉默了一會兒,開口。

 

「我覺得預言者不太像是在開玩笑…」阿爾伍一邊說一邊繼續清除釣魚線。

「嗯?」艾絲幫忙拉下自己角上已被割斷的釣魚線。

「前一陣子,海浪與森林的氣息開始變得不太平靜,這件事一直困擾著月之祭司。」釣魚線清除完畢,阿爾伍收起匕首,「關於『預言者』的話,我想…也許該稟報讓月之祭司知道。」

 

「我需要回達那蘇斯一趟。阿爾伍抽離最後一條捲住艾絲犄角的釣魚線,「要一起來嗎?」

「呃…可是這是個沒頭沒尾的預言…」艾絲心虛地看著阿爾伍,總覺得像這樣不清不楚的一個信息,告訴任何人都只怕是當成笑柄看待。自己一身狼狽還要去見地位崇高的祭司,若是她問起了…又要如何陳述一席連自己都搞不清楚的預言呢…

 

(等等!達那蘇斯!?我記得它在…)艾絲心中閃過的念頭令她迅速地拿出地圖,將其攤開,確認心中的疑惑。

 

北方… 是北方!!

 

阿爾伍對行為舉止忽然怪異的艾絲感到納悶不已。

(腦袋浸水了?)他看著艾絲,頭上冒出了問號。

 

「沒事!走,我們往北!」艾絲開心的收起地圖,轉頭對阿爾伍說。喔!感謝聖光!她莫名奇妙的任務總算有了看的見地開端。

 

「啊?往北?」換阿爾伍陷入了文字的迷惑。

「嗯嗯,去達納蘇斯!」艾絲興奮地說,也不管阿爾伍還沒穿回衣服、光著半身,就要拉著他往角鷹獸管理員衝去。

「等等等!衣、衣服還沒拿耶!!」阿爾伍大喊。

 

 

點擊這裡繼續閱讀 「灰燼與黎明」02 喲! 

 

本篇連載於電玩雜誌" 降魔暴風雪 " 最新章節請見雜誌最新期數喲~♥ 還請大家多多支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花小莞 的頭像
花小莞

8 Flora 花神星

花小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