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降落在泰達希爾的魯瑟蘭村,這裡是夜精靈位於世界樹泰達希爾外圍的一個小村莊。夜精靈在這個村莊靠近世界樹的邊緣設立了一個傳送樹根,方便族人出入達納蘇斯與魯瑟蘭村。艾絲與阿爾伍穿越傳送樹根,進入達那蘇斯。

 

世界樹的葉隙透著光,點點光斑撒滿了達納蘇斯的草地,緩慢地流水環繞著蓋有建物小坡,匯成一條不深不淺的小河,自然而芬芳地氣息充滿了達納蘇斯。艾絲環顧四周,讚嘆,幽美清淨的景色令她幾乎忘了跟上阿爾伍的腳步。

 

「我們想求見月之祭司泰蘭妲.語風。」

兩人來到月神殿門口,阿爾伍對其中一位守衛說明來意。

 

守衛收到請求,轉身進入月神殿為他們通報。不久,通報的守衛回到了門口,示意兩人跟隨他。

 

兩人來到神殿二樓,泰蘭妲面前,阿爾伍微微地躬身向泰蘭妲行禮

「祭司,這位是艾絲,她是『預言者』的隨侍。」阿爾伍為艾絲引薦。

 

泰蘭妲對艾絲點頭淺淺微笑,「妳好,來到這裡有什麼事嗎?」

艾絲被泰蘭妲的目光看地有些緊張,雖然她是常伴在費倫左右的隨侍,也不是完全地沒有接觸“高層”人士的經驗,但畢竟現在“正”站在她面前,盯著她,對她說話的可是夜精靈的領導者泰蘭妲呀!一時之間,艾絲有些語塞,「呃…我…」她實在不知道該如何把那莫名奇妙的預言說出口…

 

「祭司,是這樣的…『預言者』日前於艾克索達發表了預言,關於他所預見的一項毀滅性地災難。」阿爾伍看出了艾絲的窘境,他語氣恭敬地對泰蘭妲稟報,拉回了她的注意力。

 

(泰蘭達的目光轉移到阿爾伍身上,令艾絲鬆了一口氣。)

 

聽完阿爾伍的話,泰蘭妲的表情轉為凝重,她看起來並沒有感到訝異,反而像是為某件事情的確認更顯擔憂。

「已經有一陣了…我感受到一股不懷好意的力量…在海岸線躁動著…」泰蘭妲皺起眉頭緩緩吐露她連日來的擔憂,「這股飄忽不定的邪惡波動,似乎不止圍繞著卡林多,讓人無法忽視…卻又令人摸不著頭緖…」

 

「難道『預言者』所指的大災難和那不懷好意的力量有關?」阿爾伍抬頭望向泰蘭妲,說出他的猜測與推論,「它們將成為無可避免的災難?」

 

「目前…還無法確定,我們只能保持警覺,提高防備,繼續觀察這股波動的變化…」泰蘭妲沉入深思,低著頭來回踱步。

 

片刻,她才開口說出她的結論,「我想…達納蘇斯需加派兵力至黑海岸,為防守線提高一些戰力。」泰蘭妲思考著該如何應對,與下一步的抉擇。阿爾伍則認真地聽著他崇敬的領導人所發佈的政策。

 

「不論接下來將會發生什麼事,我想身為聯盟的主導人,烏瑞恩.瓦里安國王有必要知道卡林多情勢的變化,以調度兵力守護聯盟的人民。」泰蘭妲轉頭,步向艾絲與阿爾伍。

 

「此事不宜耽擱,阿爾伍…你和『預言者』的隨侍一起去暴風城吧,將我和『預言者』所提出的警訊帶給烏瑞恩.瓦里安國王。」她睿智地眼神望向阿爾伍,「如果暴風城需要協助,身為伊露恩的子民,請代表達納蘇斯給予他們協助。」

阿爾伍點點頭,接下這項任務。

 

「願伊露恩照耀你們的道路。」泰蘭妲為他們的旅程獻上祝福。

 

和泰蘭妲道別後,兩人離開了月神殿。

艾絲跟在阿爾伍身後,低調的翻出了地圖,端詳著。

 

(已經往東過…也完成往北的預言了)艾絲心中喃喃道。

 

(嗯…可是去暴風城的話…是東南方耶…)

她蹙眉。

(東南算南嗎……)

轉念。

(這麼不負責任的預言…我這樣也只是剛好吧。)

 

「妳在做什麼?」阿爾伍回頭,好奇地將臉湊過來,「這裡是我家耶,我們不可能會迷路的好嗎。」他戲謔地調侃艾絲。

「沒、沒什麼啦,哈哈,走吧!」艾絲加快腳步。

(人家是有苦衷的…嗚…才不是怕迷路!)

 

穿越傳送樹根,兩人再次回到黑海岸的長橋碼頭,等待渡海的船隻到來。

 

 

再度來到奧伯丁的長橋碼頭,等待開往暴風港的船-勇氣號。艾絲席地而坐,阿爾伍則砰!的一聲,變成了梟獸,然後開始釣魚…

 

「你很喜歡釣魚嗎?」艾絲看著阿爾伍甩竿,將魚勾拋向大海,這一回很平安…她的角上沒有獲得多餘的裝飾品。

「滿喜歡的。」

 

「為什麼呢?你很喜歡吃魚?」

「不是。」

「你的家人很喜歡吃魚?」

「不是。」

「你的朋友很喜歡吃魚?」

「不是。」

「為了賣錢?」

「不是啦…」。

 

很正統的釣魚源由艾絲都問完了,但阿爾伍全都否認。此時船笛聲鳴起,勇氣號準備靠岸了,兩人在船身停穩後,踏上船。阿爾伍向前走,面向海,沿著船邊坐了下來繼續釣魚,艾絲則配合地坐在他的附近。

 

魚竿跳動,一尾魚上勾了。阿爾伍將釣到的魚從魚勾上解下,將牠丟回水中,再次拋竿,繼續釣魚。此舉大幅地挑起了艾絲問到底的決心。

 

「你還沒有說呢,既然你不喜歡吃魚,你週遭也沒有人愛吃魚,也不是為了賣錢,那你釣魚到底要做什麼?」艾絲的好奇心已被他撩撥到了最高點。

「………」阿爾伍沒有說話,但看的出來,他很認真地在考慮,關於“要不要回答艾絲問的這個問題”這件事。

 

終於,他開口了。

 

「其實…我喜歡釣的是垃圾。」阿爾伍公佈了他的嗜好,帶著一點羞赧。

 

「……………………………」

 

阿爾伍繼續他,拋竿,收竿,放魚的一慣作業。不過,這個循環也不是一成不變,當爾伍釣到的是垃圾時,他的臉上會掛著忍不住地喜悅,“去菁存蕪”後小心翼翼的把他喜歡的部份當寶貝一樣地收進自己的背包裡。

 

船身晃動,準備啟航。阿爾伍收起釣竿,打開背包,愉悅地清點著他的寶物。

 

雖然實在難以置信,但畢竟艾澤拉斯這麼大,什麼稀奇古怪的人都有,艾絲很勉強地說服自己,接受了這極其怪異的嗜好。她用眼角餘光,撇了一下阿爾伍的背包,嘩!!裡面還真是什麼都有,有海藻,有破爛的披風,還有好多好多她看都沒看過,想也沒想過的東西。其中最令人感到詫異的,是那條…憑目測少說也有100磅重的劍魚!

 

(不重嗎……)艾絲傻眼地看著阿爾伍的包包,在心底問了這個問題。

 

 

坐在靠近船頭的甲板上吹著風,艾絲看著一望無際的海洋,此時離陸地已遠,只剩下海洋包圍著勇氣號。

 

玩倦了袋中“寶物”的阿爾伍站直身體,伸了一個懶腰,「走吧~我們進船艙去。」他朝艾絲揮揮手,示意她也跟來。

一進門船艙長賈德斯便熱情地招呼他們,「嘿,兩位要來點吃的喝的嗎?」賈德斯向他們展示了菜單。

阿爾伍和艾絲隨便找了個桌位坐下,看了看菜單,大塊硬麵包…玉米麵包…剛出爐的麵包(已經出爐多久了…你騙我),阿爾伍皺眉,抬頭看向賈德斯,「沒有別的了嗎?」

 

「沒了,就這些,咱們這些年來都是賣這個。」賈德斯露出很不以為然的表情。勇氣號往返兩地,可說是長程旅途,身為船上唯一的食物供應商,從來沒有客人敢向他抱怨一成不變的菜單或是質疑他的麵包是不是“剛出爐”的。

 

「不買拉倒。」賈德斯聳肩,攤了攤手,做出無所謂的表情,「考慮好了再來找我,餓肚子可是很難受的,待在船上的時間還有著呢,嘿嘿嘿…」

 

他轉身離去,一邊走還一邊放話:「當然!你還有別的選擇,就是去跟水裡那些蛇頸龍買吃的,哈哈哈。」

 

艾絲與阿爾伍斜眼看著賈德斯的背影,(真是個討人厭的傢伙…)

 

「好吧…妳比較想吃那一種,不管妳想挑那一個,我絕對不推薦“剛出爐的麵包”」阿爾伍回想起上一次,他不小心點錯菜,買到了“剛出爐的麵包”,退貨也只能換回一半的價錢。好吧…既然都買了,只好鼓起勇氣將它放入嘴中囉。結果他的勇氣為他的嘴帶來了一股濃的化不開的霉味,喔!真是可怕的回憶。

 

艾絲打開自己的背包,翻了翻,掏出幾塊蜜烤馴鹿肉和兩瓶蜂蜜薄荷茶,輕巧地將它們放在桌上,「吃吧,啟程前朋友為我準備的。」艾絲笑著拿起一塊馴鹿肉塞進自己的嘴巴裡。

 

感謝彌卡和海伊娜,不然她和阿爾伍就只能屈就於船上的奸商了。尤其是海伊娜,雖然平常總愛表現出冷淡的態度、嘴巴有點壞,但對朋友的關心卻從來沒少過。他們倆在艾絲要離開艾克索達時,硬是塞了許多食物和生活用品在她的背包裡。

 

吃著朋友們為她準備的愛心食物,艾絲心裡祈禱著,希望這個莫名奇妙的任務能順順利利,快些達成長老所派的任務,這樣她就能早點回到朋友的身邊,和去撒塔斯陪伴那些可愛的孩子們,也許還能有個完整的假期。

 

一邊用餐,艾絲和阿爾伍一邊聊著天。他們討論著自家高層交派過最困難的任務,聊著阿爾伍背包裡的“寶物”,最後聊起艾絲已經成為過去式的休假…

「也就是說妳才到孤兒院講了一個故事給孩子們聽,妳的朋友就跑來啦?」阿爾伍啜飲著蜂蜜薄荷茶,一邊聽著艾絲描述她悲慘的假期。

「是啊,他們倆怕我賴著不走,還一人抓手一人抓腳的把我扔進傳送門呢!」艾絲比劃著自己被抓住的動作,想起自己連為假期掙扎奮鬥的機會都沒有,不禁悲從中來。

 

「妳的朋友也太好玩了,就這樣把妳扔進傳送門帶回艾克索達!哈哈哈哈~」阿爾伍想像那個畫面,笑的樂不可支。

「是呀…我的假才放了半天呢…」艾絲臉上掛著無奈,「原本說好可以放兩個星期的…嗚…」雖然為泡湯的假期感到難過,但看到阿爾伍笑到變形的臉,她忍不住也笑了起來。

 

縱然她還是想不出長老派給自己的任務到底為何,要如何完成,又要如何確認自己已經完成。但…結交了一個健談又歡樂的朋友,讓旅途中多了個夥伴,其實也挺不錯的,不是嗎?艾絲心中為此稍感寬慰。

 

兩人聊著、笑著,直到夜幕低垂、皆有倦意,環顧船艙,左右兩邊艙壁上各掛著幾張吊床。艾絲和阿爾伍各自選擇一個合適自己身型的吊床躺入,向對方道過晚安後,閉上眼睛沉沉睡去。

 

 

入夜,月光清冷,海面上泛起一層薄霧。大多數的船員們和船長都沉入夢鄉、養精蓄銳,為明日一整天的工作儲備體力,整艘勇氣號只剩下輪職守夜的哨兵們和掌舵的船員還醒著。

 

黑暗中,兩條佈滿可怖巨鱗、海澡的粗壯觸手,敲敲地探出水面,不懷好意地伸向勇氣號,沿著船身向上攀尋。牠伺機而動,準備尋找毫無防備的目標下手,好為自己獲取一頓人肉美餐。

 

「真煩人…為什麼我總是抽到守夜的籤!」水手威爾思不滿地嘟嚷著,一面整理起甲板上的繩索、調整風帆,「這些個奸詐的傢伙們一定有作籤,才能次次都讓我這個倒楣鬼替他們值夜班,自己卻在睡大頭覺,簡直沒有天理!」

 

「別抱怨了…」哨兵亮菁嘆了口氣,搖搖頭對威爾思說道,「快把事情做完,還多著工作要做呢。」她已經聽倦了威爾思一整晚的抱怨了,這老頭固然倒楣的可憐(連續抽中一年的大夜班,沒有間斷過),但久聽抱怨,令她忍不住也回訓他幾句。

 

「妳們可好了,說是哨兵,工作也不過就是走來走去!那像我這麼辛苦,半夜不能睡就算了還有這麼多苦工要做!」威爾思憤憤不平,繼續抱怨。

 

亮菁見勸他不過,無奈地翻眼、擺擺手,轉身,繼續她每小時例行性的巡邏。

 

「我懷疑這些傢伙一定刻意將早上的工作拖著,留到晚上給我做!」即使沒有聽眾,威爾思也不願停止抱怨。此時,他撇見甲板上的一個木箱後,有點點黑影正在閃動,「這下可好了!船上竟然還有老鼠,這分明是嫌我工作不夠重!」

 

他隨手抄起一根木棒不耐煩地向木箱走去,嘴裡還一邊碎碎唸著…叫他們養些貓嘛或在靠岸用的繩索上穿幾個防鼠板,不聽!現在可好,讓老鼠四處橫行了吧!

 

「出來!」威爾思用木棒敲打著木箱,並伸首探看箱內。在他專注地用木棒戳著箱內的乾草,想逼出“老鼠”時,忽然!他感到腳踝一緊,一股怪力將他整個人拔離甲板!

 

那是一隻潛伏在木箱附近已久的觸手,牠抓準了這個空檔,忽地向前伸出!一把攫住威爾斯拖入海中,船身微傾晃動,沒有任何人發現牠卑劣的突襲。倒楣地威爾斯,甚至還來不及發出一聲尖叫,就化為了海浪上的一沫血泡。

 

 

「他又在抱怨啦?」勇氣號上的另一名哨兵冬露,在亮菁走回船艙艙底與她交接時,隨口問了起。

「是呀…」亮菁將武器隨手放在一張桌子上,揉著肩膀,「我覺得他配得一個『抱怨者』威爾思的稱號。」

冬露輕蔑地笑了一聲,「他連專業練的都是抱怨吧~哈!」,與亮菁交換了一個無奈的苦笑,轉身走出艙底,接下換班巡守的工作。

 

巡過前端的甲板,冬露轉身繞回船桅,黑影爬行在月光照不到的死角,匍匐在陰影之下,離冬露五碼的身後,牠蓄勢待發準備再次進行突擊。

觸手揚起,揮向冬露!打算用老招將鎖定的食物攫起,迅速拖入海中,抹殺其於無聲無息。但這一次牠失算了…

 

身為一個職業戰鬥者,冬露感知到背後有股突如其來地風壓,這感覺…不對勁!

她忽地轉身,風壓襲面而來!完全出於戰鬥本能,她舉起兩隻單手劍「招架」下來自那未知生物的奇襲,並補上一記「復仇」。

牠堅硬的鱗片重重撞上冬露的雙劍,發出一聲巨大的鏘響!

「這…這是!?」冬露睜大了眼睛,她懷疑自己所看見的。深藍色似鱗的硬甲佈滿了那雙沾滿海水的觸手,在月光照射下,每一片鱗甲都閃著令人渾身發毛的藍光。

 

抓住這個空檔,她從防禦姿態切換成戰鬥姿態。觸手再度襲來,容不得冬露再作猶豫,「英勇打擊」!她往觸手奮力劈砍卻被閃過,立刻見機使出「壓制」,劍尖在觸手的表皮畫下一道深刻地血痕。

 

冬露心中禱祈著,期望眼前這隻怪物知難而退。

那雙觸手因吃痛而迅速的縮回海裡,有一瞬間,她以為自己的期望成真了,但牠接下來的反應讓她大失所望,更確切的說法是…她感到一陣絕望。

 

海面上突然爆起一陣驚天動地的水花,巨大的黑影浮出水面,幾乎遮住了月光。牠兇惡的眼神瞪向嚇的臉色發白的冬露,為這竟敢弄傷牠、不知死活食物感到憤怒。牠舉起觸手使勁地搖晃勇氣號,其力不但撼動了整艘船,這一搖,甚至使得船身一陣歪斜!

 

冬露知道…這已經不是她一人能對付的局面了…

她對怪物的其中一隻觸手使出「斷筋」,希望能拖延一些牠的行動,衝向船桅奮力拉響警鐘!!

噹噹!!噹噹!!

「全員戒備!全員戒備!有妖怪!!!!」

在冬露轉身搖鐘之際另一隻觸手追上了她,從背後給她重重一擊,她飛了出去,身體狠狠撞上船艙!木造的艙壁應聲斷裂,掀起一陣粉塵。她暈了過去。

 

 

「唔…好吵哦…」艾絲半夢半醒瞇著眼。從剛才開始…船艙外就一直不斷地傳來噪音,擾的她無法好好入睡。

她起身,坐在吊床上和它一起隨著海浪的規律同步晃動,唔…好睏…

雖然艾絲對剛才那聲超級響亮的金屬聲感到納悶,但剛睡醒的她,腦袋才開機不久,此時呈現一片LAG…

 

她下了床,望向對面艙壁吊床上的阿爾伍。

這傢伙睡的可真沉啊…這麼吵都沒醒…

 

口乾舌燥…艾絲從背包中摸出一瓶飲料,仰頭咕嘟咕嘟地喝了起來。

忽然!整艘船天搖地動!甚至傾斜向一邊,還在悠哉暢飲的艾絲,被這激烈地搖晃,濺了一臉溼、嗆了滿鼻腔的飲料不說(水劫命?),還差點因沒站穩用臉衝撞艙壁。

 

咳!咳!咳!她拍著胸口劇烈咳嗽,搞什麼鬼呀?怎麼掌舵的…真是…

抹去臉上的飲料,她轉頭看向阿爾伍,原以為這陣搖晃會把他給搖醒,但…阿爾伍只是在吊床上翻了個身,「咕…唔…呼嚕…呼嚕…」他依舊呼呼大睡。

 

(就算現在把他抬起來丟進海裡也不一定會醒吧…)艾絲心想。

 

噹噹!!噹噹!!

嗯…那是什麼聲音呀?聽像來很像是…鈴噹?好像有誰在甲板上叫喊著,艾絲感到疑惑,「出去看看吧…」正當她準備邁開步伐時,她身旁的牆面突然發出一陣巨響!爆裂!

 

「呀啊啊──!?」艾絲驚呼,用手腕護住臉,擋開那些飛散向她的木屑和灰塵。

天吶!牆壁破了一個大洞!!

驚呆了的艾絲,揮開惹眼的灰塵。混亂場面中,她看見一個很像人影的東西倒臥在她腳邊,咦…真的是個人耶!!這不是船上的哨兵嗎!?

從冬露撞破的那個大洞望出去…

艾絲看見一個巨大的黑影,背光令她無法看清牠長的是什麼鬼樣,只能藉由牠瞳孔散發出來地腥紅色妖光…得知牠有一付凹凸不平的醜陋面孔。

牠的觸手在半空揮舞,詐狡地蠕動,怒不可抑地瞪著艾絲!

 

艾絲緩緩向後退,伸手抓起她的弓,

「呃…那個…阿爾伍,我覺得你該起床了。」

 

半身浸在水裡的黑影揚起了觸手,牠重重地砸向甲板!原本平整的地板,被這一擊砸的四分五裂、片片翻起!

 

「觸礁了嗎!?怎麼可能,這裡並沒有……我.的.老.天.爺.啊!!」

「海怪!!是海怪!!!」

 

原本在艙底放鬆、休憩的船員和哨兵們,因感受到勇氣號不尋常的震動與斷裂聲,跌跌撞撞地衝到了上層的船艙,回神往艙外一看,不得了!一隻少說和半艘勇氣號一樣大的海怪,正揮舞著牠的觸手,怒目回視他們。

 

受到驚嚇的乘客與水手們紛紛抱頭逃竄,尋找安全可掩護自身的角落。

 

 

點擊這裡繼續閱讀 「灰燼與黎明」03 喲! 

 

 

本篇連載於電玩雜誌" 降魔暴風雪 " 最新章節請見雜誌最新期數喲~♥ 還請大家多多支持>///<

 

 

 

 

創作者介紹

8 Flora 花神星

花小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